Facebook

Instagram


藍嬰(BlueM.) - 獨立文字創作人,閒時畫下嘢寫下字出下書講下故仔自下娛~
   

Instagram/bluem.novels/

【你還覺得都是孩子們的錯?】
今天身處香港年輕的孩子們,理應在平日忙著讀書功課、假日則雀躍計劃逛街看戲吃飯的娛樂節目;但他們選擇了比舒適躲在象外塔內更困難的抗爭與公義,他們選擇了苦著熱著也要走在街頭表達對不合理政權的不滿,他們選擇了把自己安危放在次位,只為成就更重要的人生任務。
孩子們寧願坐牢或自毀,亦只為能喚醒還在懞懂大睡的其他人、嘗試創造可能把殘酷現實扭轉回來的丁點機會。
到底誰才是這場悲劇的始作俑者?
破一塊玻璃,比被政權推下樓的數條人命更重要嗎?
推著的鐵馬,比坐高位、彈指間能改寫一個地方的法律及條例的掌權者更能破壞法治嗎?
拿著的鐵枝架起的圍牆,真能與腰間配槍、手執專業盾牌的更具殺傷力嗎?
一刻的油漆與壞亂公物,真比每人的未來與自由更應成為焦點嗎?
明白世上其實從來沒有確切的黑與白,灰色之處總是佔絕大部份,只是,我亦同時看見了。
我看見,雞蛋般的孩子頭破血流的幕幕;
我看見,他們的心在日漸絕望哀傷灰暗;
我看見,他們被逼一夜裡長大了;
我看見,他們正肩負我們不敢肩負,甚或自問承擔不起的責任;
我看見,他們對這地方的愛,比只懂嘴裡空講的人們都真誠坦蕩。
孩子們縱是再激動,他們還在關心身邊的人群有沒有休息與喝水的需要,還在為身邊尚未戴上口罩的人群擔憂有沒有保護自己的需要。
直至他們闖進了禁地,仍不忘自取完飲品就自律放下應付的款,仍不忘珍貴的文物和圖書需要保護,仍不忘自發保持這一切不稱「暴徒」身份的多餘行為。
當中有些他們已作好一力擔當懲罰的準備,也有些冒住風險亦繼續跟同伴共同進退、表明一個不能少。若然一心一意作無謂破壞、並無更宏高理念,會有這寧死不屈的風骨嗎?若然單純盲目幼稚、只被牽動聳容失缺獨立思想,會帶這熱熾無畏的情操嗎?
另邊廂呢?那幫撐著長滿毒刺的高牆的成年人呢?他們做的只有對著不順眼的別人丟泥吐口水、拉扯著圍毆著對立者、如落後國家般以低劣的性侮辱對付女性示威者、惡意拆毀犧牲者的奠念場所……
連死者都不放過,恨得要走入靈堂戲弄羞辱死者一番的那張張嘴念,根本連仍有些微著重道義的黑社會也愧不敢當吧,如此這種人,真不比因愛自由愛這地而憤怒反抗的孩子們更應自覺可恥?
當中還有些他們狼狠擊打完示威者、見被鏡頭對準便馬上轉成溫柔態度草草替對方包紮,又有些上午表示完要聆聽意見開放對話、下午卻對緊急會面的要求表示忙碌去懶理。倘若沒半分理虧,需要如此落力演戲掩飾嗎?倘若真正謙卑有智慧,會口是心非語言偽術地如此講一套做一套嗎?
哪種人才夠陰險?哪種人高傲得過份?哪種人坦然得幾近戇直?哪種人至少會叫人嘆一口氣去說聲佩服?
也許,不是孩子們太反叛了,而是,我們從前太愚乖了,是我們縱容了這個極權認為可以任意將我們的權利去踐踏,是我們放縱助大了它去到今日的囂張跋扈,以致今天的孩子們不得不反抗求存。
孩子們的「反叛」,是無奈被我們大人逼成的。
或許人們不認同不贊成孩子們如今的種種決定與做法,或許旁觀者尚在理性分折行為的錯與對;然而,我們逃避不了責任,是我們從前作的孽、造就的魔鬼,形成今天的惡果,孩子們作了選擇,願意承受或會出現的嚴重後果去作最後的努力,去嘗試補救我們過往欠下的債,至少因著這點,我們已沒有資格對牢他們指手劃腳去說三道四。
你,還覺得全都是孩子們的錯嗎?
#香港 #示威 #遊行 #反送中 #孩子 #對錯 #政權 #雞蛋 #高牆 #是非 #黑白 #責任 #自由 #公義
【你還覺得都是孩子們的錯?】 今天身處香港年輕的孩子們,理應在平日忙著讀書功課、假日則雀躍計劃逛街看戲吃飯的娛樂節目;但他們選擇了比舒適躲在象外塔內更困難的抗爭與公義,他們選擇了苦著熱著也要走在街頭表達對不合理政權的不滿,他們選擇了把自己安危放在次位,只為成就更重要的人生任務。 孩子們寧願坐牢或自毀,亦只為能喚醒還在懞懂大睡的其他人、嘗試創造可能把殘酷現實扭轉回來的丁點機會。 到底誰才是這場悲劇的始作俑者? 破一塊玻璃,比被政權推下樓的數條人命更重要嗎? 推著的鐵馬,比坐高位、彈指間能改寫一個地方的法律及條例的掌權者更能破壞法治嗎? 拿著的鐵枝架起的圍牆,真能與腰間配槍、手執專業盾牌的更具殺傷力嗎? 一刻的油漆與壞亂公物,真比每人的未來與自由更應成為焦點嗎? 明白世上其實從來沒有確切的黑與白,灰色之處總是佔絕大部份,只是,我亦同時看見了。 我看見,雞蛋般的孩子頭破血流的幕幕; 我看見,他們的心在日漸絕望哀傷灰暗; 我看見,他們被逼一夜裡長大了; 我看見,他們正肩負我們不敢肩負,甚或自問承擔不起的責任; 我看見,他們對這地方的愛,比只懂嘴裡空講的人們都真誠坦蕩。 孩子們縱是再激動,他們還在關心身邊的人群有沒有休息與喝水的需要,還在為身邊尚未戴上口罩的人群擔憂有沒有保護自己的需要。 直至他們闖進了禁地,仍不忘自取完飲品就自律放下應付的款,仍不忘珍貴的文物和圖書需要保護,仍不忘自發保持這一切不稱「暴徒」身份的多餘行為。 當中有些他們已作好一力擔當懲罰的準備,也有些冒住風險亦繼續跟同伴共同進退、表明一個不能少。若然一心一意作無謂破壞、並無更宏高理念,會有這寧死不屈的風骨嗎?若然單純盲目幼稚、只被牽動聳容失缺獨立思想,會帶這熱熾無畏的情操嗎? 另邊廂呢?那幫撐著長滿毒刺的高牆的成年人呢?他們做的只有對著不順眼的別人丟泥吐口水、拉扯著圍毆著對立者、如落後國家般以低劣的性侮辱對付女性示威者、惡意拆毀犧牲者的奠念場所…… 連死者都不放過,恨得要走入靈堂戲弄羞辱死者一番的那張張嘴念,根本連仍有些微著重道義的黑社會也愧不敢當吧,如此這種人,真不比因愛自由愛這地而憤怒反抗的孩子們更應自覺可恥? 當中還有些他們狼狠擊打完示威者、見被鏡頭對準便馬上轉成溫柔態度草草替對方包紮,又有些上午表示完要聆聽意見開放對話、下午卻對緊急會面的要求表示忙碌去懶理。倘若沒半分理虧,需要如此落力演戲掩飾嗎?倘若真正謙卑有智慧,會口是心非語言偽術地如此講一套做一套嗎? 哪種人才夠陰險?哪種人高傲得過份?哪種人坦然得幾近戇直?哪種人至少會叫人嘆一口氣去說聲佩服? 也許,不是孩子們太反叛了,而是,我們從前太愚乖了,是我們縱容了這個極權認為可以任意將我們的權利去踐踏,是我們放縱助大了它去到今日的囂張跋扈,以致今天的孩子們不得不反抗求存。 孩子們的「反叛」,是無奈被我們大人逼成的。 或許人們不認同不贊成孩子們如今的種種決定與做法,或許旁觀者尚在理性分折行為的錯與對;然而,我們逃避不了責任,是我們從前作的孽、造就的魔鬼,形成今天的惡果,孩子們作了選擇,願意承受或會出現的嚴重後果去作最後的努力,去嘗試補救我們過往欠下的債,至少因著這點,我們已沒有資格對牢他們指手劃腳去說三道四。 你,還覺得全都是孩子們的錯嗎? #香港 #示威 #遊行 #反送中 #孩子 #對錯 #政權 #雞蛋 #高牆 #是非 #黑白 #責任 #自由 #公義